蓝盾国际官方网站

一年你以为我在吹牛吗
时间:2017-04-14 22:00
 
 
 
 
 
 
 
第九天:一年,你以为我在吹牛吗
 
 
    我说我会写一年的日记。虫子不相信。我说如果有时候的确忙不过来,我会后补。我曾经后补过半年甚至接近一年的日志,虫子说那不叫日记而只是记事本了。其实在我,日记也好,日志也好,文字也罢,不过都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想,所得所失,所欢所忧,所笑所累,日志只不过是保存了我的思想,而我并没有保存每天的吃喝拉撒的习惯。
    虫子,写一年只为一个目的,你以为我是在吹牛吗?只是因为我相信,如果我试图通过日志在每天的生活中挖掘出什么值得写的东西,我就必须让自己的每天都最大化地过的有意义。你不知道,这一年是如此绝对并且毫无价钱可讲地倾倒了我过去的22年,我输不起。
 
    今天其实也是昨天生活的延续,准点的上班和不准点的下班的延续,绷紧的精神状态的延续。只是今天中午开始,阳光像我去年书写过的那样纤细的暖了,人可以不再蜷缩在有海绵靠背的椅子上而是可以挺直身板干活了,明朗的天空让空气多了点舒缓的心态。甚至中午的时候我专门地跑回宿舍去换了件薄的衣服,然后散漫自由地走在阳光伶俐的大街上。衣服很厚的时候并不能抵挡那么厚的寒冷,很单的时候倒把一切的寒冷都拒人千里之外。
    雨水缠绵的日子终于暂停,不管明天还会不会卷土重来,反正今天我和每个人打招呼的时候,那阳光都在他们额头烙下印儿了,给了他们和蔼和亲的暗号。每个人都仿佛刹那快乐了,轻松了,简单了,谦和了,积极了。在第九天的时候,仿佛一下子就拉近和单位许多人的距离,工作上别人也很耐心地指点。原来都是阳光的缘故,怪不得那么多的人歌颂春天夏天,都习惯把寂寞和孤独留给大雪纷飞的季节,原来这样的时光中,人的心会和太阳激情反应,快乐就莫名其妙地到来。
 
    中午回去的时候,房东老太太终于说最近要搬走,因为天气暖和起来。虽然我并不在乎她多几天的逗留,可是总觉得不习惯在别人眼睛里的生活。自己的起居食宿都无规律,想加班就加班,想出去就出去,毫无章法可言,老太太大概是不能适应我的节奏的,相处的日子多了会觉得我是她的打扰。之前她一直顾虑重重,那么多的东西,电视,冰箱,洗衣机,满屋的衣服,电器,油盐酱醋,总是不放心的,后来还是相信了我的诚恳和善意,虽然之前曾试探了我很多问题,还说要留下来只让我租一半的房间,但终于消释了所有的不安。
    中午的时候老太太喊来了自己的儿媳,说了几句话,很容易就沟通了。记得以前自己好像总是不会说话的,可是看她的样子对我还是满意,看来啊一个人只要真诚,总是很容易和别人沟通吧。很高兴,心里暗暗地大呼理解万岁。
 
    几天来一直倾注了大量力气的三级联创的资料到今天终于完成了一半左右,在农办找到了很多资料,明天再去市委办、政府办和统计局,相信大多数资料就可以补齐。剩余的,就发挥自己的想像去完成吧,反正以前又不是没有弄虚作假过。今天的大半时间在复印室里呆过,一直站着复印资料。梅梅说哥哥怎么不知道坐着干活啊,我说好像又回归以前做老师的感觉了。的确在组织部的最初,一切对于我都是崭新的,包括今天的太阳。一边复印一边翻开,发现我们的市委、政府几年来还是做了很多事情,虽然有的文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但也有骄人的成果,一页一页地,文字和数字的串联尽是硕果累累。
    也许有人会质疑我所做的工作,究竟有意义吗?从一堆纸质资料中去衡量一个县市是不是达到了“三级联创”的要求,去定义一个县市是不是成功创建为先进县市,是不是有点纸上谈兵的感觉。可是当我在密密麻麻的资料中挑选出自己要复印的章节的时候,我发现一切并不都是务虚,几年来我们也一直在努力,我们赤水也做出了不少的成绩,尽管有的政策有的措施的贯彻和落实并不连贯。可是,我们一直在努力,党委和政府,人民和群众,每个人都在期望着更美好的生活,这是一个很美丽很纯情的地方,美丽的地方应该有美丽的生活。
 
    下午的时候终于把王菲为女儿唱的歌加在空间上了,爱笑的天使,是有知的妈妈对无知的女儿将来和将来要面临的祝福。唱的是快乐的歌,依然用有点忧伤的声音,流水般轻盈的节奏,真不错。拥有万千宠爱和祝福,她的女儿将来应该会用很好很好的心情去看待这个世界吧?其实每个人都带有神迹,一些让我们被拖累被牵连的东西,只是如果我们有信心,终究会穿透那些神迹,活的潇潇洒洒,就像我们在阳光中穿透了雨的寒冷获得温暖。
    然后听蝴蝶,梅梅说哥哥不要听那首歌。我说没关心,我知道你担心的是那首歌里的忧伤,可是今天是个很快乐的日子,于是那些忧伤啊在我面前聋哑了,我没有听到。我只看见了一大块一大块的轻松,慢慢填满了整个空气,我于是舒心了。记得中午的时候,燕还在我面前诉说她遇见的不安,那些花季雨季的少男少女每个人都会受的伤,后来却自动复原。真好,虽然不是自己的帮忙,但好像自己在无意间成为很多人的神,无意间分享了很多人的伤心,于是也减少了她们的负担,她们就如我期望般地快乐起来。
 
 
 
 
上一篇:工作慢慢进入角色,
下一篇:想写一年的人生